首页 玄幻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

人间一蜉蝣 后记 · 风光正好(番外)(1/2)

听书 - 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  天虚域内,金銮殿中。

  和煦日光投入殿中,明暗交织中,有银发女子坐在台上,手执玉笔,批写堆积的上奏玉牌。

  突而有缕青碧窜入,叫她抬首看去,紫金瞳孔中浮出些好笑。

  “你来了?不过我可没那个空闲招待你。”

  明琳琅低下头,收敛心神,重新归拢在批改之上。天虚域并非从无到有成域,而是在天虚神州的基础上所诞生的。

  此前古仙本就暗中潜埋了不少传承和秘境,供给神州上的生灵发掘与修行。如今古仙重临,以神州建造领域,其中各大宗门势力,均要奉古仙为首。

  可虽有强硬实力镇压,但不少的细枝末节却实在磨人。毕竟古仙一族生性并非喜杀戮,性修罗,所行之道更重于策略均衡。

  摘星供奉当年相助裴夕禾,明面上得牵制道二,为她争取时机,暗里也需调用桃槐神树之力,结果便是损耗了不少的本源,便只能陷入沉眠中去修补,只怕万年也不过弹指。

  幸而古仙一族经由大运之战,境界晋升,如今族内足有九位天尊,镇得住场子。

  而就苦了明琳琅,身为一族少君,又是晋升一重道阙,声望实力均是具备,自然要代祈摘星处理大小事务。

  明琳琅揉了揉眉心,倒是并未因这枯燥乏味之事有什么幽怨不满。

  她境界升得颇快,但证道阙此境难免有借外力之嫌,便可将如今视为是对自身心境的一番打磨。

  耐住寂寞,等来花开。

  而此刻的来人却不做这般想,姜明珠啧啧两声,坐到一旁的侧榻上,右手托着下巴,琥珀般的莹润的瞳孔中满是可惜。

  “若是我,可不愿意空掷时光在这等事情上,便是因为境界滞凝,也可以出去走走,瞧瞧大好河山。”

  “我近日从神曦天域回来,那一方新生天域本就是以寰宇战场为前身,奇珍异宝无数,传承秘境层出,你或许也可去看看?”

  “风沙荒漠中还有一方神秘殿宇,唤作‘太虚’,可惜有神秘力量守护,我们都不得进,据闻有新晋真神出手想要一窥神秘,都不曾成功。”

  明琳琅停了手中玉笔,置在笔搁上,摇了摇头道:“那是当然,太虚是道的别称,那一处神殿夕禾曾同我讲过,加上结合古典籍,应当是上古太初之时,孕育出如今万物的道‘一’的宫殿。”

  “其中的高座因为残留了最初的‘一’的权柄,更有孕育万千,凌驾众生的伟力。”

  姜明珠煞是惊诧,面露异色。

  “竟然是如此?怪不得真神都无法触碰其中隐秘。”

  明琳琅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当初夕禾借助此殿将一具古仙骸骨赋予魂魄,炼化成了天尊境的傀儡,她怕我误会便是解释缘由,否则我之后也不能将此与古籍中记载的东西联系起来。”

  姜明珠异色散去,晃动了下双腿,唉了声。

  “当初裴夕禾成就真神,如今竟然也过去百年了,你说她是不是已经跳出元初,去往域外了?”

  “难说。”

  明琳琅面色澄静,抬头看向姜明珠,又露出笑容,说道:“与其思考这些,你不如好好闭关一场,看看能否晋入天尊?或许你百载历练,也已足够了。”

  姜明珠白了她一眼,哼声道。

  “当初一番苦修本以为能暂时先你一步晋入第三极境的,结果被你遥遥领先了。”

  “我晋升第三极境也有百载,初时倒也生出几分追赶的急迫,后来倒觉得不如好好看一番十天山河风光。”

  “入世不也是一番修行?”

  “我如今倒是不急,这般修为也是够用了。”

  十方天域已定,重现上古修行大世,外无外邪赤溟窥伺,内无道二搅乱风云,元初欣荣只会日胜一日。

  姜明珠身为昆仑仙宗圣子,陆吾不死,便是背靠大山,行走天下多一份稳妥保障。

  明琳琅听罢,倒也点了点头。

  “如今大世,陆吾老祖如萌发新枝,不再时刻沉眠。”

  一昧苛求不如顺其自然,何况姜明珠本走的便是自然一道,更要循序渐进。

  青裙女子啧了一声,索性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软榻之中。

  “当初贞丰老祖出事之时,我确实是时时刻刻都期望着境界晋升,为其报仇雪恨,便是陆吾真神出手对巫族加以震慑都不曾消减多少。”

  “可谁能想到,那巫族竟也不过是被幕后存在随意拨弄的棋子,只为了搅浑九天。”

  “幸而裴夕禾将那道二揪了出来,巫族也在大运争斗中颗粒无收还损失惨重,如今避世隐居,昔日跨越三大天域,如今蜷缩一隅。”

  “我心头那股无名火倒也散了大半。”

  “如今的日子也挺好。”

  她眯着眼睛,不觉间有股困意上涌,不由得合上眸子。

  姜明珠身躯自发地蜷曲起来,淡淡的青色光缕宛如春蚕吐丝般将她包裹,竟成个大致的圆状。

  明琳琅扭头看她,察觉气机的微妙变化,霎时神情错愕,而后面上又浮现些好笑。

  自然之道,如一粒种子深埋泥土,挣破胎芽泥被,沐浴阳光雨露,后经春秋荣衰,孕生种芽再归入泥地。

  自然而然,无为而治,姜明珠也唯有秉承此份心境,方可证道阙。

  她本就有大运之争中的积淀,加上此番百载游历九天,走来天虚域,亦是出身的神州,实则先是去往了姜氏一族,以传奇飞升老祖的身份很是指点了一番后辈,心境由此煞是豁达。

  后来古仙殿中,被九重山所成的大阵汇聚来的充裕仙灵无形洗涤,便机缘巧合,竟在明琳琅的殿中闭眸悟道起来。

  明琳琅站起身,眼中带些无奈,素指一点,法力如波纹涟漪般颤动,为其开辟结界。

  而正是此刻,她猛然抬首看向殿口。

  殿外日光因来人而在玉石板上拉出纤长的阴影,女子步步踏入,自也瞧见那新出炉的结界,哎呦了一声。

  “倒是我来得有些不巧啊,前后脚的事情,她竟悟道入定了?”

  明琳琅面上讶然淡去,展露笑颜,摊开手,说道:“就是这般不巧啊。”

  “夕禾,你可算是有空了?”

  裴夕禾加快步伐,到她面前来,面上皆是笑容,她已无神乌血脉,一双素色灰眸,但依旧有股灿烂如阳的蓬勃生气,如同日光融雪,叫人阴霾尽散。

  “当初一战,我谋算虽是功成,但到底有些仓促,不够圆满。便于宇宙深处苦修了百载,如今不就来找你了?”

  她佯装苦着一张脸,说道:“怎么,你就生我气了?”

  明琳琅到底是笑出了声:“怎会生你的气。”

  她看向案上的玉牌奏折,眉心赤印中便掠出光华,化做个光影小人,替她处理事务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
play
next
close